Delivery takes 10 working days or more during COVID-19 epidemic. No retail nor pick up service available. Close on Sat / Sun and PH. 本店不設實體店,不設上門自取。星期六日與公眾假期休息。2019冠狀病毒流行期間,送貨需10個工作天或以上。

Kuro Moheji, Junmai, Muroka Nama Genshui, Kimoto 黑Moheji 純米 無濾過生原酒 生酛

Kuro Moheji, Junmai, Muroka Nama Genshui, Kimoto 黑Moheji 純米 無濾過生原酒 生酛

Vendor
Akishika Shuzo 秋鹿酒造
Regular price
$496.00
Sale price
$496.00
Unit price
per 
Shipping calculated at checkout.

Hiroaki Oku, brewer of Akishika Shuzo, usually ages his sake for an average 2 years before release. This sake is brewed in 2018.

秋鹿的杜氏Hiroaki Oku一般把他的清酒陳年平均兩年方才推出市面。此款清酒於2018年釀造。

Brewery: Akishika Shuzo, Osaka Prefecture
Type: Muroka, Nama, Genshui - unfiltered, unpasteurized, undiluted
Brewing Technique: Kimoto - pre-modern brewing
Rice type: Omachi
Rice polishing: 60%
Yeast: #7

酒造:秋鹿酒造 / 大阪縣
類型:無濾過生原酒
釀造法:生酛
米種:雄町
精米步合:60%
酵母:#7

 

秋鹿酒造位於大阪接連京都的山區,於1886 年(明治時代)成立,至今由第6 代傳人Hiroaki Oku主理。看看酒單,似乎平平無奇,都是純米或是純米大吟釀等…
然而,叛逆的靈魂藏在米種裡。早於1995 年,酒造已開始用有機方法親自種植山田錦,由種植到釀造一手包辦,可說是風土概念的第一批追隨者。自2000年起,酒造更決定在種植過程中不採用化學品,以米糠和清酒渣作為肥料,進入全有機種植。如今,酒造擁有50英畝的田,同時與約20名當地米農合作,種植不同的有機米種,為山區的農民創造更多收入。
自2004年起,為停止碳排放(過濾過程會用上碳),酒造只釀造無濾過清酒。除了是環保的考量,Hiroaki Oku更深信不經過濾的清酒能保留完整的umami,保留了結構和酸度,同時賦予清酒陳年的潛力。(談到umami,真是另一個神級詞彙,如果要翻譯,稱它為風味吧!)酒造另一貼心之處,是將清酒陳年至少2年才推出市面,讓大家能喝上陳年的清酒,Hiroaki Oku更滿有信心地告訴大家,他的清酒至少能陳年5-10年。
---
最常聽到客人的反映,是這支酒壞了,要求退款。。。第6代傳人Hiroaki Oku這樣說。

的確,我們也收到反饋說酒壞了,也有人一聽到2018年釀造就認定是賣不出去的舊酒;有粉絲笑言酒是好喝,但DECO入這款酒是不是為自己找麻煩?

手上這批黑Moheji的釀造年份是2018年,秋鹿酒造因為對陳年的執著,於2021年才推出市面,所以不是賣不出去的舊酒,這點請先放心。黑Moheji與嚐新口味的清酒表現完全不一樣。如果你期望品嚐到華麗濃郁或清淡秀麗的新酒口味,面對黑Moheji充滿果仁、泥土與氧化味,實在有一定落差。

從兩方面談談黑Moheji的用心。

釀造方法:
教科書說,生酒充滿鮮活的酵母,需要於低溫儲存令酵母沈睡,否則它們會再度發酵令酒變味。
第6代傳人Hiroaki Oku在釀造方法和我們開了一個玩笑:他執意把黑Moheji在普通室溫儲存2-3年,讓酵母自由發揮(發酵),「變味」的酒果味退去,變出第二層次的味道。用葡萄酒去想像並不難理解,果味退下後生出的陳年感對我們來說都不太陌生。

雄町米:
選用雄町米,並不是偶然。雄町被喻為米中之王,許多酒米的祖先也是雄町,這些大家都能自行網上查找,在此不多說了。Hiroaki Oku研釀陳年酒款時,考慮到酒需要帶出渾厚氣息和複雜性,同時也需要深長的餘韻,這些都是雄町米帶有的氣息。更讓人WOW的是,雄町米於熟成前後味道不同,讓人對酒的陳年有著萬二份期待。

我們開瓶後品試了10天,冷熱各有風味... 喝著喝著,像紹興酒也像sherry,咸咸的又帶少許礦物味。遇上渾厚悠長的雄町米的陳年老酒,與華麗或淡麗的想像相去甚遠,正是Hiroaki Oku希望大眾看到的清酒另一面貌。